女孩希瑟

上完第一次课,彼德自然想到中国人请吃饭的习俗。第二次上课前一天,也就是4月22日这一天下午,彼德终于决定email给希瑟邀请她一起到某家中国餐馆去吃饭,并设想在餐桌上学习英语,尤其是食物的英语说法之类。当然,最主要是为了赢得希瑟的好感并培养感情。

希瑟在3个半小时后回了email并十分高兴地答应一起在图书馆碰头后出发前往中国餐馆。

这一次的成功邀请该算是相当令彼德兴奋的事了。吃饭后,希瑟看来兴致不错,又驾车带彼德游览希瑟的母校圣劳伦斯大学。彼德心想,希瑟很可能对自己有了一些感情了,希望进一步发展成为爱情。因为彼德一直梦想着能够与一位漂亮又聪明的欧美金发女孩成就一桩爱情和婚姻。

希瑟驾车兜了几圈将车停在青草丛中的一个空旷的停车场里,领着彼德徒步校园。首先,两个人一起去了大学的美术楼。原来希瑟最初的梦想是要做艺术家。在美术楼的通道里,彼德终于抓住一个机会给希瑟拍了一张个人照,这是彼德可以借以思念和浮想的最好寄托。随后经过学校餐厅,希瑟说圣劳伦斯大学学生一般比较富裕,餐厅饮食也很贵。彼德忽然想起在美术楼给希瑟拍照时夸奖希瑟的粗犷可爱的项链时,希瑟略显羞涩地告诉他那项链非常便宜。看来希瑟属于美国中产甚至中下阶级。这样更加增添了彼德爱情攻势的信心。圣劳伦斯大学的图书馆是北国最好的图书馆,希瑟特地向彼德介绍了里面的特色自习桌台,那是在每一大长排书架的两头预留设计的方形空间,需爬楼梯上去,十分安然静谧。希瑟说她最喜欢在那里面看书写作业了。

接着来到学校体育馆,彼德在体育馆室内攀岩训练地请希瑟为自己照了一张相。两人又沿着小道来到了棒球场,场内玩棒球的几个小伙子不时瞧瞧彼德和希瑟。彼德心想,在希瑟面前,自己还是很班配的,希瑟不高,应该在一米五六左右,彼德身高一米六九左右。那些小伙子莫非在想,中国人也跑到美国泡他们的妞了?

希瑟说自己不懂棒球,只适当搞一些健身操运动。说着说着两人又回到了停车场。两人越谈兴致越浓,希瑟又提议去找咖啡厅,驾车转悠一会后西瑟主动提出去Ogdensberg看圣劳伦斯河。彼德心里自然求之不得。于是希瑟停车说给妈妈打个电话恐怕妈妈担心,毕竟都下午四五点钟了。电话未拨通,还是立即出发吧。

希瑟驾车很酷,在北纽约乡村小道上当然更加增添了一份诗情画意。很快就来到了Ogdensberg,希瑟不时介绍该地的建筑和人文景观,还特意指着一排排的富人住宅告诉彼德那些人很有钱。一路穿过这个小镇来到了圣劳伦斯河边。尽管是人烟稀少的北国乡村,也尽管是冰雪消融不久的春寒料峭,连接美国和加拿大的圣劳伦斯河边还是看到了别的驻足者。彼德十分畅赏希瑟在河边散步时被风刮起的金发,那是在中国所难以见到的柔美和俏丽,再加上那洋娃娃般的睫毛,透着金粉而白里泛红的脸颊,彼德简直快把持不住自己了。不过,阅历丰富的彼德常常会幸运地将脱缰野马般的思绪及时收回,一路走来没有犯过足以失足的大错。

抓住晚霞余光,希瑟为彼德拍照留念后,驾车准备回Canton去。希瑟也是很有情趣的女孩,她载着彼德沿着河岸继续upstate一段路一直到让我看到了美加过境的大桥后,才折回去Canton的公路。在Ogdensberg镇内驾车有点小插曲,彼德十分乐意重提的小插曲:当希瑟驾车沿upstate方向走时,路上后方有一辆车突然鸣喇叭,希瑟脱口而出:“Fucking man!”说后马上羞涩着脸向彼德道歉说“Sorry”,可是彼德却兴奋不已地说道:“Don’t say sorry. This is real English. I like it!”

回程中,彼德恨不得时间走得慢些,心里想着:既然天色即见夜幕,何不抓住时机提议两人沿Grasse河散一会儿步。但是最终彼德没有开口。希瑟径直送彼德回到宿舍区。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